“渐冻症”院长张定宇:疫情还没有攻克 我怎能顾惜自己

2020年03月02日来源:人民看点

张定宇 

 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是武汉的传染病专科医院,也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最早集中收治患者的医院,是疫情防控阻击战最早打响的地方。该院院长张定宇也是这次疫情中的热门人物,2月6日,湖北省人社厅和卫健委给予张定宇记大功奖励,表彰他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所做出的重大贡献。身患渐冻症,妻子被感染,张定宇在这样的情况下仍带领600多名医护人员长期奋战在抗疫一线,他也被同事称为“张铁人”。昨日,张定宇向记者讲述了他带领全院医护人员抗击疫情的一些心得体会。 

  电话的那一侧,张定宇声音嘶哑,语调略显疲惫。自疫情发生以来,张定宇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,有时实在来不及回家,他就在医院的值班室休息。在这次疫情期间,金银潭医院全院600多医护和工作人员不回家的占大多数,单位宿舍经常也是爆满。即便当地有关部门协调了一些酒店供医护人员住,但还是住不下。很多时候,张定宇只能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和衣而卧。 

  血浆疗法可降低病死率 

  张定宇告诉记者,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经治疗康复后,体内会产生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,这种抗体可有效杀灭病毒。目前在缺乏疫苗和特效治疗药物的前提下,采用这种特免血浆制品治疗新冠病毒感染是最为有效的方法,可大幅降低危重患者病死率。“血浆对重症病人有效,但并不是说输了血浆就百分百治好。但用了康复患者的血浆之后,可以增加重病患者存活的机会,也为医生的救治争取了更多时间。” 

  他解释说,恢复期的病人体内会有中和抗体,能把病毒中和掉。在康复患者捐献血浆之前,医生会对他做病毒检测,检测他的血液里面病毒的浓度是多少。如果检到里面没有病毒,这个血浆就可以用。而在使用之前也会对血浆做病毒灭活,可以保证这个血浆是安全的,接下来就可以开展新冠病毒特免血浆制品和特免球蛋白的制备。 

  张定宇的妻子程琳今年1月19日也感染了新冠肺炎,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经过10天的治疗后康复。经过身体检查,她符合捐献血浆的条件,于是到张定宇工作的金银潭医院捐献了400毫升血浆。“她也是同行,我把道理跟她讲清楚,不用动员她也会来的。” 

  张定宇说,使用患者的血浆治疗其实并不是一个新办法,而是一个老办法。早在很多年前治疗流感的时候就已经采用,当时就证明,使用康复患者的血浆做治疗,可以大幅降低病死率。 

  据了解,早在SARS期间,就有过将患者康复后的血清输注给重症患者康复的案例。而在国家卫健委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六版)中,也增加了“康复者血浆治疗”。 

  向捐献遗体患者致敬 

  目前,新药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在金银潭医院进行临床试验,张定宇表示,初期试验显示,瑞德西韦的效果还是比较明显,但最终的临床评价结果还没这么快出来,他对这种新药也充满期待。 

  而对于这次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解剖,张定宇在其中也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。在他看来,目前我们对新冠病毒感染、致死的病理机制还没完全弄清楚,所以也没有对症特效药。通过遗体解剖,可以掌握病毒致死的病理变化机制和死亡机制,判断其传染性和致病性变化规律,进而为临床救治病人提供科学依据。“患者捐献遗体,也是在为抗击疫情做贡献,也许解剖结果会告诉我们一些问题的答案。我们要向他们致敬。” 

  2月15日晚上,张定宇打电话给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学系教授刘良,告知对方医院有一例新冠肺炎逝世患者遗体可以进行解剖。刘良团队于次日凌晨1点多开始进行尸检,差不多持续了3个小时才结束。2月16日中午,刘良再次接到金银潭医院的电话,称还有一例遗体可以进行尸检。目前,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解剖病理已经送检,病理报告也将于近期出炉。 

  同时进行两场“战争” 

  张定宇回忆说,2019年12月29日,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首批7名不明肺炎患者被送到金银潭医院,随后他又从武汉市其他几家医院了解到也有不明肺炎患者入院。“短时间内出现这么多不明肺炎患者,这肯定不是普通的肺炎,多年的职业敏感让我意识到不能大意。” 

  12月30日一早,张定宇决定紧急布置腾退病房,抽调更多医疗力量,新开两个病区,转入80多名病人。每天8点医生查房之前,他就已经开始查房了。 

  “我们当医生的苦点没什么,看着患者遭受的痛苦,疫情还没有被攻克,根本顾不上身体上的疲惫。”张定宇说。每天早上8点,金银潭医院要开碰头会,他要听取4个ICU病区的主任关于当天患者情况的报告。张定宇经常一边开会,手机一边响个不停。 

  记者询问张定宇,这么大的工作强度身体是否吃得消,张定宇笑着说,虽然每天只睡4小时,但身体还算撑得住。“眼前正是最吃劲的时候,我不能倒下。” 

  让张定宇感到欣慰的是,这次抗击疫情的战斗中,金银潭医院600多名职工全部坚守岗位,没有一个人退缩。“我们的护士也是年轻的女孩子,他们也爱美的,但为了抢救患者他们付出了很多。” 张定宇表示,医院的很多医生护士甚至“以车为家”,白天上班,晚上就睡在车里,至今已经快一个月了。“我为他们感到骄傲。” 

  1月19日,张定宇得到消息,在武汉市另外一家医院工作的妻子也感染了新冠肺炎。“我当时非常忙,医院每天都有几十上百个病人往这边送,而且送到我们这边来的都是重症、危重症患者,传染风险大,随时有生命危险,当时真的顾不上她。”张定宇说。妻子入院3天后,张定宇才有时间去探望她。 

  张定宇说,他和妻子结婚快30年了,当时见到妻子状况不是特别好,他十分焦急,但又不敢在妻子面前表露出来,只是淡淡地跟妻子说了一句“保重”。张定宇坦言,那段时间他对每个来电都特别敏感,生怕在电话中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。“说实话,一开始我担心她扛不过去。”好在20天后,妻子程琳两次核酸检测呈阴性,符合出院条件。 

  而在这次疫情期间,张定宇同时进行着两场“战争”,一方面,他要与新冠肺炎做斗争,另一方面,他要与自己罹患的“渐冻症”做斗争。 

  今年以来,因为渐冻症的原因,张定宇的动作已经有些迟缓,但疫情当前,张定宇没有时间去“珍惜”自己的身体。穿上厚厚的防护服,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件很费劲的事,对于张定宇来说更是如此,每次防护服刚穿上,他就已经汗涔涔的,一天下来,里面的衣服湿得可以拧出水来。 

  “每个渐冻病人,都是看着自己一点点消逝的,但至少现在,我还要在一线战斗着。”说起自己的病,张定宇好像是在说别人一样稀松平常。“生命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,我必须跑得更快,才能跑赢病毒,把重要的事情做完。”一番话让人无比动容。 

  “练好本事才能打胜仗” 

  截至2月14日,金银潭医院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开辟出了第21个感染病区,总床位达到800张,疫情至今医院一共收治了1700多位重症病人。截至目前,出院率已经达到40%以上,堪称奇迹。 

  张定宇介绍,为提高治愈率,金银潭医院采取了很多办法,比如大量补充氧疗设备,在病房里尽可能多地匹配氧气面罩、高流量氧疗、体外膜肺氧合(ECMO)等手段。而在金银潭医院住院部也新增了两台大型制氧机,24小时开机制氧。 

  张定宇平时喜欢看英文版的医学杂志,有一次他在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,说高流量给氧可以替代部分无创呼吸机的功能,于是便给每个病区配备了高流量呼吸湿化治疗仪。在这次疫情中,这种高流量供氧技术在抢救重症病人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。 

  张定宇说,自己刚到医院工作时,发现医院有一台ECMO但却没人会用,于是他请来专家给ICU医生做培训,然后在全院推广。在这次疫情中,ECMO作为体外循环技术中的“王牌利器”,在患者出现呼吸困难时的抢救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。 

  “我经常跟我们的医生说,就像打仗一样,不是说你每次都要上战场,但你要有上战场打胜仗的本事,平时练好本事,战时才能打胜仗。”张定宇说。(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欢欢 图/受访者提供)